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字数:120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10)

 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,回味着刚才和伊芸美妙的约会。忽然下身传来一阵畅快,梦瑜正在舔舐着我的肉棒。梦瑜对於口交已经是驾轻就熟,甚至是精於此道,对於我的敏感部位都清清楚楚,就像是个高明的针灸师,每一个动作都切中我的敏感点。

  我闭上眼睛,忘情地体验着梦瑜的服务。她先是用舌头舔舐我的阴茎根部,然后用嘴唇亲吻茎身,接着又用舌头在龟头马眼周围打圈,最后把阴茎吞入口腔吸吮。当她吸吮了几分钟后,就把阴茎吐了出来。之后我感觉到,阴茎被什么摩擦着,我睁开双眼一看,梦瑜竟然在给我乳交。

  梦瑜的乳房虽然结实挺拔,但不是很丰满那种,片子里的乳交虽然看着爽,但事实上需要巨乳级别的,才能将乳沟内的阴茎完全包裹住,才能给予阴茎足够的刺激,否则比起阴交和口交,刺激会小很多。而且梦瑜是第一次给我乳交,没什么经验,并没有给予我足够的刺激。

  没弄几下,梦瑜就放弃了乳交,给我戴上安全套,准备和我交合。

  但是今晚,我没有什么兴趣,也许是累了,也许是心思被另一个女人佔据了。我拒绝了梦瑜的求欢。

  我和梦瑜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没有睡去,我心里想的是伊芸的倩影,而梦瑜心里面想着什么呢。

  随后的几天里,梦瑜都有到科室帮忙,而志涛抓紧机会,和梦瑜攀谈起来。
  我原本以为工科男的他不擅长和女生交流,没想到他却能和梦瑜滔滔不绝,偶尔还能逗得梦瑜呵呵地笑。

  周末,我又约了伊芸。下班后,当我赶到约会地点,伊芸已经早我一步到达,然而,一个男人正和她纠缠着。

  「伊芸,为什么要避开我,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的……」

  「我说了对你没感觉,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!」

  但是那个男人毫不甘休,捉住伊芸双手似乎要强吻她。

  「嘿,哥们,不要骚扰我的女人。」

  我抓住了那男人的手臂,他还不肯放手,我就更用力地抓紧。他最终还是放松了双手,伊芸从他手中挣脱出来。

  「你有种,这女人不是什么好货,看你什么时候戴帽……」那个男人带着气愤和失望离开。

  「你没事吧。」

  我看到她的手腕被勒出红印。

  「没事,谢谢你。」

  「不用谢,保护自己的女人,是应该的。」

  伊芸听到后,「噗嗤」一声笑了。

  「想得美。」

  我和伊芸又度过了一次愉快的约会,约会结束后,我把她送到她住处的楼下。
  「请我上去喝杯茶吧。」

  「没有茶……」

  当我以为她要拒绝我的时候。

  「咖啡吧……」

  伊芸住在一栋单身公寓里。她的公寓和我的宿舍一样都是一居室,但她家里的摆设很整齐,收拾得乾乾净净的,就像走进了酒店房一样,可见伊芸对生活环境的要求比较高。在房间的一角,有个小吧台和小酒架,酒架上放着几瓶红酒,看得出她的生活很有品位。

  伊芸拿出一瓶咖啡豆,用吧台上的咖啡机开始煮咖啡。

  「你还是第一个来我家的男人。」

  伊芸一边泡咖啡,一边和我说话。她这句话,哪有男人听了,虚荣心不暴涨的?伊芸似乎真的很懂男人,即使她懂男人到我都不敢完全相信她说的话,害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位今天下午与她纠缠的那种男人,但是又完全禁不住自己去接近她。

  「哎呀……」

  当我准备接过她递来的热咖啡时,她手一滑,咖啡飞洒而出,烫到我的手,还溅到我的白衬衫上,留下一大块咖啡渍。

  「你没烫着吧……」

  伊芸马上从冰箱里拿出几块冰块,用毛巾包住,敷在我被烫伤的手上。
  「你衣服都湿了,先脱下来我用吹风机帮你吹干,你先去洗个澡吧,我怕你着凉。」

  这个突发的情况下,伊芸一直很淡定地处理着,丝毫没有慌张过,和她一直表现的处变不惊的自信形象完全一致。而且她处理的很体贴,很合理,一个又一个举动一气呵成。但她处理得太自然了,以至於我怀疑她从手滑开始,甚至是沖泡咖啡开始,所有的举动都是按照预设的剧本在进行。

  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,试问哪个男人在她的一气呵成的攻势下不会当局者迷?我脱下衣服给她,进入浴室快速沖洗,然后穿回裤子从浴室里走出来。我打算穿上吹干的衣服就离开,但心里又期待发生点什么。

  当我走出浴室时,伊芸已经把衣服脱下,手拿着一套家居服打算穿上。而她似乎没想到她一丝不挂的那么几秒钟,却刚好撞上我走出浴室的时刻,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我眼前。

  伊芸比我想像中还要瘦,如果梦瑜已经算瘦的话,她可能比梦瑜还要瘦一点,胸也比梦瑜要略小一点,但是身材比例很好。梦瑜那已经是时装模特级别的身材了,而伊芸只是略输一点,和其他女人比,也算是鹤立鸡群了。

  我已经愣神望了伊芸两秒,但如果再多望一秒,下身必然起立敬礼,双眼可能也构成非礼。於是我扭过头去。

  「我不好看吗。」

  在伊芸的字典里,似乎从来没有尴尬两字。她的那句话,绝妙地把尴尬抛了给我,我竟然不好意思回答。

  伊芸很快穿好居家服,拿着已经吹干的衬衫,走到我身后,要我张开双手,亲手为我穿上衣袖,然后又走到我身前,开始帮我系纽扣。

  伊芸给我系纽扣的时候,我和她身体之间的距离很近,气氛立刻变得暧昧。
  当她系到最上面两颗的时候,我不知道哪来的冲动,双手很自然地捉住她给我系纽扣的双手。她抬起头来看着我,眼神和我正对着,瞳孔开始放大。这一刻,她真的很美,自信的女人最美丽,我此刻对这句话深表认同。

 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如果男人不吻下去,似乎就是对女人的不尊重了。我毫不犹豫地亲吻下去,而伊芸,也终於放弃她一贯的欲擒故纵,热烈地回应我。
  我放开她的双手,腾出来的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,她的手也不闲着,用手指在我背后轻轻地划着,一阵阵酥麻经过我的脊髓传导到我的中枢神经。这场手部间暗战持续了两分钟,随着我们悠长持久的热吻结束才终结。她面色绯红,却没有半点娇羞,而是对我抱以微笑,似乎为找到个能在调情方面棋逢敌手的男人而开心。

  我用一个微笑回应她,然后马上对着她的脖子到锁骨之间的那一带地方吻下去,这里是很多女人敏感的区域,梦瑜和婉柔被我亲吻那里时都会放下「抵抗」
  ,整个身体如泄了气要瘫软下来一样……

               (11)

  伊芸被我吻到脖子和锁骨附近的位置,也被强烈的快感佔据,但是她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作支撑,以防止身体瘫软下去。我动情地亲吻,她忘情地体会,情欲的气息逐渐佔据周围的空气……

  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我慢慢地摸到她的居家服的下摆处,准备慢慢掀起她的衣服,她很快就反应过来,伸出右手捉住我的左手,而她此刻的嘴唇正好停留在我耳朵旁边。

  「我先洗个澡。」

  我相信所有男人到了这个境地,听到这句话,都知道意味着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

  她身体一闪离开了我的控制,马上进入浴室,丝毫没有拖泥带水。虽然她并没有完全掌控一切,却不想交出主动权。

  我从钱包里拿出一个安全套,我也不是吃素的,我知道早晚有一天,我可能会和伊芸上床,只是没想到这个日子会来得那么快。其次,我钱包里其实也是常常备着套子,方便我和梦瑜外出时,情到浓时有需要。

  但我随即察觉自己的失策,我想和伊芸发展的,可不是一夜情,而是长久的情侣关系,试问一个长期在钱包里放着安全套的单身男人,给人的感觉岂不是私生活很放荡吗。我马上穿好衣服,和伊芸说要去楼下买点东西,然后离开公寓,去了楼下小卖部。

  下了楼我就有点后悔了,因为伊芸洗完澡后要是我不在,女人一旦单独冷静下来,便可能出现反悔的心理。我马上跑上楼回到伊芸公寓门口,按响门铃。伊芸没有马上过来开门,看来她还没洗完澡,我反而松了口气。

  过了几分钟,大门才打开,伊芸只披着裹着一条浴巾,仅仅刚好把乳房到下体的部位遮住,身上似乎还散发着水蒸气,显然是刚刚好洗完澡。

  「你回来啦?」

  伊芸没等我回答,已经转过身离开玄关走进房内。

  我「嗯」地回了一声,马上进门,随手把房门关了,紧随伊芸进入房内。
  伊芸走到房间中间便站着不动,我马上从后面抱着伊芸。

  「你的胸膛,真的好温暖。」

  「你喜欢的话,我就天天这样抱着你。」

  我一边说着情话,手已经不安分地把浴巾扒下来一分,让伊芸的胸部完全露了出来。伊芸轻轻拍打了一下我那只不安分的手,又是一闪脱离我的胸膛,走到床边坐下,但却没有整理浴巾,任由整个乳房暴露出来。

  我和伊芸只有四步距离,我向她走近第一步,便脱掉了衬衫,第二步,踢掉了鞋子,第三步,抽出了皮带,第四步,脱掉了西裤,最后和她只剩下半步之遥,我也只剩下内裤,而这仅剩的内裤,也被支起成帐篷……

  此时,伊芸眼里出现了一团火,她身体前倾,嘴唇刚好到达内裤的上沿处,然后微微张开嘴,咬着内裤的上沿,往下拖动。就这样,伊芸非常情色地,用嘴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。

  我把她推倒在床上,扯开她的浴巾,在她的肌肤上拼命地亲吻,而她的小手也抓住了我的命根子,然后温柔地上下套弄着,而我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伸向她的胯下,开始抚摸她的阴蒂,就这样你来我往,不甘示弱。

  经过充分的前戏,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伊芸的身体。我从钱包里掏出安全套,一切已无需解释,我戴上套子,开战!

  我很顺利地进入伊芸阴道,伊芸并不是处女,其实我对此并不介意,因为社会上像梦瑜那样的处女已经是凤毛麟角,就连婉柔这样端庄保守的女教师,第一次也早已在大学时期交给了前男友。但是习惯了梦瑜紧致阴道的我,难免对伊芸并不很紧的阴道有点小失望,但幸运的是,伊芸阴道并不松垮,很富弹性,也很温热。

  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伊芸体内,开始缓慢地抽插。伊芸紧闭着双唇,似乎不愿意发出呻吟声,我马上加快了抽插,迫使她喊出了第一声「嗯」。

  伊芸随即用双脚夹紧我的腰部,但并不是缠在我腰后,而是夹着我两侧借力,双手支撑在床上,把上身撑起。我们将就着整理一下姿势,便成了面对面的互相拥抱的性交姿势。

  这个姿势有个好处,就是可以近距离看见对方的表情,而且这个姿势,无论男方还是女方,都可以主动。伊芸手臂垫在我的肩膀上,双手绕到我的脑后,和我动情地热吻着,下身开始摆动。我也主动摆动着下身,和伊芸的频率一致,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龟头一次次地刮过花心。

  伊芸比梦瑜更瘦,腰部也是很细,就是俗称的水蛇腰,和梦瑜做过才知道,当有着水蛇腰的美女用相拥或女上位的姿势主动去摇摆腰肢的时候,男方受到的感觉是多么的强烈,多么的销魂,难怪人们把水蛇腰美女和祸国殃民联系在一起,试问能有几个男人能忍受得住不一泻千里。

  还好经过梦瑜的「锻炼」,加上我故意暗中把注意力从眼前的激情中移走,我终於守着没泄。伊芸没把我征服,便耍了个小心机,把我的身躯轻轻后推,让我背靠在床头的垫子上,也就是上身微微向后倾斜,这样我就不便发力了。而她却开启了她的「电动马达臀」,更急速地摇摆着下身。

  这是破釜沉舟的大招,因为女人在上方主动摆动,既容易让男方射精,也容易让自己到达高潮。但是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。我虽然下体随着伊芸「电动马达臀」的摆动,而感到剧烈的快感,但是脑子里却开始背诵质数表——2、3、5、7、11、13、17、19……

  果然,伊芸先於我支撑不住,达到高潮,趴伏在我身上,我随即抱起她,把上身前倾至垂直於床铺,达到方便发力的姿势,然后开始上下抽动肉棒,让伊芸持续处於高潮之上。

  延续不断的高潮,让伊芸的身心彻底崩溃。她再也顾不得矜持,开始大声地呻吟出来。我感觉差不多了,便侧身把伊芸放倒,然后用男上女下的姿势,开始作最后冲刺。

  刚刚的转换姿势,让伊芸的快感下降了一点,她以为能回一下气,却没想到马上就迎来我猛烈的抽动,使她的快感又迅速提升。终於,在她的快感重回顶峰的时候,我也到达顶峰,我们双双迎来高潮,让这场刺激的性爱完美谢幕。
  高潮过后,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不愿分开。我的肉棒虽然软化,但还停留在她的阴道里。她闭着眼睛,享受着高潮余韵,通体发红,香汗直流。

  十多分钟过去,我才依依不舍地抽出阴茎,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。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,身体轻柔似水,任由我把她拦腰抱起,走进浴室。我们互相为对方清理身体,似乎彼此从身体到内心都觉得,终於找到最合拍的另一半。

  我第一次来到伊芸的公寓,便在此留宿一夜了,今晚真是个梦幻的夜晚,我们一丝不挂,抱着对方,心满意足地睡去。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,我很早就醒来。由於要先回宿舍,更换衣服准备上班,和伊芸来个动情的吻别后,便匆匆赶回宿舍。

  我回到宿舍,梦瑜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,这次她睡了一夜,没盖被子,不知有没有着凉。我有点心痛,给她盖了件毯子,然后脱下被咖啡弄髒的衣服,打开衣柜找乾净的衣物更换。

  当我更换好新衣物时,才发现梦瑜已经醒来,她的目光停留在我那件髒衬衫的衣领处,我循着她的目光看去,赫然发现衬衫的领子下遮盖着一个淡淡的唇印……

  这个情形和一部很经典的日剧很相似,男主角偷偷去见了前任,前任在男主角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男主角的衣领上印下了唇印。而男主角回到家,却被一直关系暧昧的女主角发现了唇印。女主角心里很痛苦,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还用自己的红唇吻在唇印上。不同的是,伊芸并不知道梦瑜的存在,她没有动机像剧里的前任那样留下唇印来向别的女人示威。

               (12)

  我和梦瑜不是情侣关系,和伊芸的幽会,算不上对梦瑜的出轨,但是我却隐约有一丝背叛爱人的感觉,就像一脚踏两船的男人被撞破了奸情。我想解释什么,但又似乎用不着解释,梦瑜似乎想质问我什么,但却欲言又止。

  我一整天都在思考着昨晚的经历,伊芸偷偷印下的唇印,从时间上分析,只有在我洗澡的时候她才有机会,这说明了她喜欢上我,虽然嘴上没说,但是女人在感情方面毕竟会矜持些,有些话不愿意明说。我也确实是对伊芸动心了,可能不久的将来会和她正式在一起了,那么梦瑜又将如何安置呢?

  「佟哥,志涛约我吃饭哎。」

  似乎是第一次,梦瑜徵求我意见。

  「去吧,我不会限制你,就当多交个朋友吧,志涛的为人还不错。」

  梦瑜似乎明白了我的态度,我的心已经飞到另一个女人那里了。

  「你喜欢他吗?」

  虽说不在乎梦瑜和谁交往,但我还是很想知道梦瑜心里怎么想的。

  「先当朋友处着吧。」

  听到梦瑜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他们的发展进度还早着呢。虽然我对她始终没有心动的感觉,但我潜意识里一直把她当作备胎,试问谁愿意备胎比自己先找到真爱呢?

  今晚,志涛将会第一次约梦瑜外出吃饭,而伊芸将会第一次约我到她家吃饭,似乎这个平凡的夜晚,我和梦瑜都要翻开情感的新篇章。

  梦瑜精心打扮一番才出门。她化了淡妆,穿上一件紫色丝质连衣长裙,尽显性感。我先开车送她去约会地点,然后再去伊芸家。当我到达他们的约会地点,看到梦瑜出现在志涛面前,志涛那惊为天人的表情,我忽然想起了一句,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。

  其实也并非志涛长得丑或者条件差,而是梦瑜太出众太漂亮了,以至於我实在很舍不得她被别人牵走。但我心里有了新欢,只能由她去吧。

  我在花店买了一束红玫瑰,才登门拜访。伊芸正在准备着晚餐,她穿着家居服,紮起马尾,像个贤慧的人妻。她高兴地接过玫瑰花,换掉了花瓶里的旧花。
  她从中挑了一支玫瑰,用一个小玻璃瓶子装着放在餐桌上,然后拿出个小烛台,点燃了蜡烛,接着把煮好的菜端上来。

 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婉柔亲自做西餐,与我烛光晚餐。她曾经自豪地对我说,「遇到会给你做西餐的女人,你就娶了吧」。虽然我无法和婉柔走到最后,但没想到还有幸,遇到个会亲手给我做西餐的女人。

  伊芸把牛扒一丝一丝地切好,装在小碟子上递给了我。我不客气地叉起一条牛扒细细地品尝着,而伊芸却没有动筷,只是癡癡地看着我。

  「吃吧,想什么呢。」

  「没什么,只是觉得……有点幸福……」

  「和我吃个晚饭就成了你的小确幸了呀?」

  「我在想,要是能,一家人齐齐整整地坐在一起吃饭,那该多好……」
  伊芸这话是什么意思?是表白吗?我现在才发现,她今天收起了一贯的坚强的外衣,变得感性多了。

  「自从十八岁那年父母离婚,我就没有和他们一起同桌吃过饭了,这些年我都是一个人过的,直到遇见你,仿佛又找到家的感觉。」

  如果刚才的话是暗示想和我在一起,那这句应该算是明示了吧。

  「我也希望,能一直给你这种家的感觉」

  我把她的手紧紧地握在了手心。

  到了我这个年龄,谈感情肯定会沖着结婚去的。伊芸这个「家」的话题恰恰触动了我的内心。其实之前,我也和婉柔谈了成家的话题。婉柔希望尽快结婚,但是我还没存够首付去买我们的「DreamHouse」,婉柔说她家可以出钱,但是我犯了大男子主义,希望独力承担首付,不想牵动未来外家。婉柔就为了这事和我吵了架,没想到却给了浩扬乘虚而入的机会,其实婉柔和我两年的感情,是不至於会因为这事而关系破裂的,最终我俩肯定会向对方让步妥协的,但没想到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阴阳隔。这也使得我,在认定了伊芸是我未来伴侣后,提升关系的步伐快了很多。

  我对婉柔和伊芸的感觉远远高於梦瑜,也是因为婉柔和伊芸,比起梦瑜显得成熟得多,更符合我心中妻子的形象。而梦瑜,虽然和我有过愉快的时光,但我心里显然会更倾向于眼前的伊芸。

  我不停地幻想着和伊芸组建家庭后的幸福情形,不知不觉已经快把盘中餐吃完。此时忽然感觉小腿内侧传来一阵酥麻,伊芸正伸腿摩擦着我的小腿。我抬头望向伊芸,伊芸的目光与我相接,立刻低下头去,用手把额前的头发别向耳后,一副娇羞的模样。

  是个男人都知道,这是女人求欢的信号,看来今晚又难免一场巫山云雨了。
  之前我深爱着婉柔,我尊重她,爱惜她,虽然和她规规矩矩地做爱并不能满足我的欲望,但我并不介怀。梦瑜绝对顺从於我,我也并不需要过於怜香惜玉,和她的性爱确实很美妙,但却始终缺少爱,缺少心灵的契合。而伊芸在生活中懂我,在床上能放得开,和我很合拍。正所谓,床下是贵妇,床上是荡妇,入得了厨房,出得了厅堂,进得了卧室,才是男人最满意的妻房。

  由於彼此已经确定了心意,我和伊芸在床上便不再有所保留。我们不断地变换着姿势,翻云覆雨。

  伊芸先祭出她最拿手的「电动马达臀」,让我欲仙欲死,我也不甘於做砧板上的鱼肉,面对面抱着伊芸,站立起来,用「火车便当」的姿势,化被动为主动。伊芸的身体很轻,我抱着她并不很费的力气,可以保留更多的力量,用於下身的抽插。伊芸在空中缺乏支撑,只好用双脚紧紧地缠着我的腰身,双手抱着我的脖子,任凭我下身的冲击,无法反抗。很快,怀中的伊芸便娇喘连连。

  随着「啊」的一声,我知道伊芸已经到达高潮。伊芸死死地紧抱着我,由於刚才强烈的刺激,她忍不住用指甲在我后背上划了几道划痕。我也站着做了很久,已经很累,恰好趁她高潮的时候,可以停下来回一口气。

  我把伊芸放回到床上,让她把身体翻转过来。伊芸也明白我的意图,像小狗一样趴着,屁股高高撅起。我毫不犹豫地从后方进入。这是标准的后入式,用这个姿势性交,看着女人在身下随着你的抽动而被动地承受着刺激,以至於像粤语所说的「典床典席」(也就是被快感支配,不由自主地在床上挪动),男人会有很强的征服感。而女人,由於无法看到男方,而身体又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目光中,会有很强的羞耻感和被征服感。如果一个女人肯用这个姿势和你性交,说明你已经在心理上征服了她。

  我很喜欢和梦瑜用这个姿势做爱,因为梦瑜很瘦,瘦的女人背部线条就会很明显,视觉冲击不亚於从正面看着女人的「波涛汹涌」。伊芸比梦瑜还瘦,背部中间那条线,也就是脊柱沟,更明显更性感。我不禁一边抽插着伊芸,一边俯身轻吻她性感的玉背。

  这种后入式,阴茎会比男上女下的姿势,更深入到女性的体内,让女人有更强烈的快感。伊芸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加上她美丽的背部给我强烈的视觉冲击,让我渐渐有了射精的感觉。

  可是,我今晚赴会时没有带安全套,我想像上次那样等洗澡的间隙去买,以显示我不是滥交的人。可刚才和伊芸情不自禁地上了床,开弓没有回头箭,也顾不得没有戴套就开始了。而现在,我只能用体外射精的方法去结束这场性交吗?
               (13)

  由於没戴套的顾虑带来的犹豫,我减慢了抽插速度,而伊芸似乎从我的动作中读懂了我的忧虑。

  「射进来吧,今天是安全期……」

  伊芸这句话,无疑是最强的催情药,我不再犹豫,奋力地抽插,最终毫无阻隔地在伊芸的阴道尽头,射出了亿万的精子。

 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在女人体内无阻隔地内射,这感觉竟然是如此畅快。而伊芸被我射出的火热的精液「烫」到,阴道猛烈收缩,也和我双双到达高潮。有过性经验的人都知道,男女同时高潮的几率是很小的,而我两次和伊芸做爱,竟然都达到双高潮,似乎这一切,都预示着,伊芸就是我命中註定的人。

  云收雨散,我和伊芸都得到极大的满足,我们互相扶持地在浴室洗了澡,正当我认为今晚又要在她家留宿的时候,她忽然「呀」的一声。

  「都怪你,你看,那么一大滩……」

  伊芸指着床单上的精液向我「投诉」着。

  「对不起啊亲爱的,你太性感了,我把持不住啊。」

  「你害我要洗床单,罚你今晚不能留宿。」

  没想到伊芸竟然真的把我赶走。我有些生气,刚才的气氛好好的,怎么马上就翻脸不认人呢。

  当我下了楼,便接到伊芸的短信。

  「对不起啊,我不是真的想赶你走,但是我今晚表现得有点放荡了,我怕坏了我在你心中的印象,而且今晚和你讨论了我们的将来,我的心很乱,不要担心,我不是后悔,我很开心……但是,请你给我点时间单独静静。」

  读完伊芸的信息,我刚才的生气荡然无存。我明白,每个女人在经历重要的一次后,事后可能都会产生一些后悔的心理。她们其实并不是真的后悔,而是内心的矜持使然。我确实有点忽视了伊芸的感觉,而伊芸刚才失常的举动,也显出她对我失了方寸,这其实也算是好现象。

  遇上这种情况,如何消除对方的后悔感,也很有学问。如果继续生气,那显得小家子气了;如果回复「没事,我原谅你」,又太直男癌了;如果拼命地安抚她,又显得掉价了;如果现在回头找她,逼迫她承认关系,反而可能适得其反,假生气变成真生气。正如电影《志明与春娇》里的那句经典台词,「有些事不用在一晚里做完的,我们又不缺时间」,伊芸已经差不多要完全接受我了,我们的关系也就只差一句亲口的确认,何必急於马上完成呢。

  当我读懂了伊芸的潜台词后,我知道现在能做的,应是口头上放松追逐,行动上要趁热打铁。

  「我们进展是有点快,我理解你的担忧,我愿意等你,晚安。」

  我把信息发过去的同时,决定第二天买一对情侣对戒,向伊芸表白。

  我回到宿舍,看到隔壁宿舍是亮着灯的,也就是梦瑜已经回来了,却没有在我房间等我,而是在隔壁她哥哥的房间呆着。

  我敲了隔壁的门,梦瑜为我开了门。她还没有换去今晚的衣服,神情有些不自然,有些发呆。

  「你们约会进展得怎么样了?」

  我有点关心他们今晚的进展,虽然伊芸已经十拿九稳,但是对於梦瑜,我始终感觉她是我的私有物,并不情愿很快放手。虽然这样显得我很自私,但我坦然从佔有梦瑜的那一刻起,我就不是个好人。

  「志涛向我表白了……」

  梦瑜的那句话,无疑是个晴天霹雳,我万万没想到,志涛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。

  「你答应啦?」

  「没有,我不想那么快,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,就自个跑回来了……」
  志涛的表白已经出乎预料,没想到梦瑜的表现更加出乎预料。梦瑜在约会中途忽然丢下自己跑了,面对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境,志涛心理阴影的面积肯定不会小。

  「后来他打了电话过来,我把我真实的想法告诉了他,我不想进展得太快…
  …「

  还好,梦瑜和志涛还是比较成熟地处理这事,虽然经历波折,但还算是在我预期范围内。

  「对了,梦瑜,明天下班后你陪我出去走走吧。」

  梦瑜听到这句话后抬起头,闪亮的眼珠子注视着我,然后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,今晚你要我……吗……」

  以前和梦瑜做爱,每次都是我提出来的,我以为梦瑜是因为要绝对服从我的要求,无法拒绝我,才和我做的。对於我这个为了报复她哥而侵佔她身体的男人,她不怨恨我就已经不错了,但现在她竟然主动向我表达求爱意愿,这难道是类似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(被害人在长期受虐后,反而对加害人产生心理依赖),梦瑜已经对我产生心理或者生理依赖,我不和她做爱,她反而不自在了?

  「……不了,明天我有个很重要的会议,今晚想好好休息。」

  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拒绝了梦瑜难得提出的求爱意愿。刚才被伊芸赶出门,让我产生意犹未尽的感觉,心理上是有点想从梦瑜身上找满足感作为补偿,但是我将要和伊芸确定关系,必须要尽早戒掉对梦瑜的欲望。加上刚才已经大战一场,身体上也是需要休整的。

  梦瑜有些小失望,但是也没再请求什么,我俩各自梳洗后,便躺在同一张床上睡去。

  第二天下班后,我带着梦瑜到市中心逛街。梦瑜似乎很开心,像个第一次进城的农村小姑娘,拉着我到处走到处看。可是我心里很着急,我其实是想让梦瑜给我选一对情侣戒指送给伊芸的,我觉得梦瑜是女孩子,又有艺术天分,应该更清楚女人喜欢什么样的戒指款式。

  「我喜欢了一个女孩子,我想买对情侣戒指。我找你来就是帮我挑选的。」
  我直接地跟梦瑜说了我的目的。梦瑜一下子愣住了,一脸的兴奋消失殆尽。
  「所以我,不会再霸佔你,我可以给你自由,如果你要和志涛交往,我也不会反对……」

  按理说,我要放飞梦瑜,梦瑜应该开心才对,但事实上她并没有,而是继续一言不发。

  「当然,我也不是要抛下你不管……」

  我想起了之前梦瑜提到把我当成唯一的亲人,她确实是对我产生依赖了,我想她是怕被我遗弃吧。

  梦瑜呆了一阵,似乎忽然想通了,重拾了笑容。

  「我懂了,佟哥,恭喜你,终於走出了之前的阴影,我也替你高兴,她应该是个很美好的女人吧,我祝你们幸福。」

  梦瑜为我挑选了一对很精美的情侣钻戒,我打算请她吃饭逛街购物作为报答,但是,她说她有点不舒服,可能是感冒了,就让我送回宿舍了。

  第二天,我亲手把戒指戴在伊芸手上,伊芸激动得眼角闪着泪光,紧紧地抱着我。和我预计的一样,那晚伊芸赶我走,不过是故作矜持。

  「我还没去过你那儿呢,你怎么都不邀请我上门。」

  才和伊芸正式拍拖几天,伊芸就提出要去我宿舍。虽然这个请求再正常不过了,但是我还是心里有点担心,梦瑜和伊芸见了面会不会有什么矛盾呢。

  「难道你藏了个女人?」

  虽然伊芸是开玩笑调戏我,但我怎么被问得有点心虚呢……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