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字数:3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记录

  有一个极品女人和那一段如烟火般绚丽的往事,一直压在心头。记录或者分享这段经经历是需要勇气和激情的。

  在经历了又一个无眠的夜晚,再也无法按耐心中的冲动,将它付诸于文字。
  我想用她的语气来记录,也许这样能更细致吧。

           ***  ***  ***

  「我和他的交往,准确的是说性交往,是刺激的,诱惑的,欲罢不能的,也是屈辱的,后悔的,希望能和他相忘于江湖。

  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仲夏的雨夜,窗外是瓢泼大雨,间或电闪雷鸣。
  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他撩我,说要来找我聊天。

  我可能也想有个人聊聊天,陪陪我,都怪这暴风雨。

  我领他进来,他竟然一言不发,搂着我的腰,想吻我。

  我极力的回避着他的唇,我不想和他接吻,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。

  他转而亲吻我的面颊,吮吸我的耳垂,这些我没法躲了,他把我抵在墙边,压着我的身体。

  他轻吻我是脖子,吮吸,用牙齿轻轻的咬。

  事后他说他很喜欢吻女人的脖子,并且轻轻的咬她,那样会让他感觉像在咬一个猎物。

  我有点失望,后悔为什么会见这样一个色中饿鬼的男人。他开始抚摸的我乳房,隔着我那薄的不能再薄的睡裙,抚摸着我的乳房,他的拨弄让我的乳头一点点的硬起来。

  他突然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很美,说我的身材很好,说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。
  这是我们见面后的第一句话,当然这是一句废话,我自然是知道我很美,我的身材很好。

  他慢慢的低下头,隔着我的睡裙,亲吻我的乳房,他好像是没有吃过奶的孩子,好奇的,贪婪的,尽情的吮吸着我的乳头,并且用舌头拨弄着她们,时而他还会用牙齿轻轻的触碰。左边到右边,右边到左边,他享受着。

  我嘴上说着不要,但是我的身体开始放松下来,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他的拥抱。

  他一个手继续的捏着我的乳房,另一个手开始捏我的臀部,他说我的臀部好有弹性,他开始加一点力捏我的臀部,让我着实感觉他的抚摸。他渐渐的从后摸到了我的下面。

  我希望他从能在前面,而不是后面,我微微的分开了一点双腿。

  他果然把手从后面拿到了前面,整个手掌盖在我的下面。

  我能感觉到那手掌的温度。我的蕾丝内裤有点湿,我猜他是感觉到了,他说我好性感。

  这当然也是废话。

  他的手分开我内裤,从边上进来了,在他的手指触碰到我的阴唇的那一瞬间,我整个身体一下彻底的软了,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,虽然我好像还说了一声不要。

  他没有着急把手指放到我的阴道里,而是开始抚摸我的阴唇,在洞口摩擦着。
  随着他的摩擦,我越来越湿了,他一点点的找到我的阴蒂,轻轻的拂过。
  我开始有点站不住了,他托着我,蹲下身子,把头放在我的两腿之间,隔着我的内裤舔我。

  我痒痒的,想要感觉到他的舌头。

  终于找到时间和心情来完成这篇记录:

  「他扶我到沙发上,褪去我的内裤,分开我的双腿,让我的下面完全打开。
  他突然停住了动作,注视着我的那里。我不喜欢这样的姿势,让我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面前,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,我感觉很别扭。

  当时室内没有开灯,只有窗外的路灯亮着,昏黄的光透过纱帘照进客厅,我不确定他能看的很清楚,这样让我稍稍的安心一点。

  他这时候开口了,说:「你的阴唇好美,你的液体让她们晶莹剔透,让人垂涎,微弱的灯光,让她们若影若现,朦胧的美,让人欲把不能。」

  我想合上我的双腿,不想让他如此的肆无忌惮,但我不能。

  他把头埋到我的双腿之间,这次他的舌头可以方便的触到我的每个地方,他任意的舔着我的阴唇,我的阴蒂,甚至他的舌尖一点点顶进我的阴道,虽然不深,但是我能清晰的感觉那柔软的舌头。他尽情的品尝着我的身体,我的体液。
  他脱去他的衣服,站在沙发边,把他的阴茎放到我的面颊上,试图把它放进我的嘴里。

  我尽力的躲避着,我不想给他口交。他倒也没有勉强我,开始用阴茎摩擦我的阴唇,他并没有着急进入,而是在洞口盘旋。

  我的整个下面都异常的湿润,我分不清是汗水,还是他的体液,亦或是我的体液。

  他的阴茎毫无征兆的刺了进来,充满了我的阴道,让我感觉有东西可以住,我忍不住叫了一声,「啊!」

  他将我的双腿举起来,下身有节奏的撞击着我的臀部。

  我突然想到米兰昆德拉在他的《生命不能承受的轻》中描述的一个细节:女人举起双腿,就像高举起双手投降的士兵。我想我现在就是那个士兵,随着他的撞击,我呻吟着。

  也许是沙发过于狭窄,他拉我起来,站到我的后面,轻轻推我的后背让我弯下腰,我的屁股高高撅起,对着他的下身。

  我湿润的阴唇,使得他的阴茎很容易滑了进来,深深的进入我。

  他用阴茎顶着我,一步一步向浴室移动。每一步的移动,我都能感觉到他在我的身体里面。

  我的双手扶着浴缸边缘,深深弯着腰,双乳自然垂下,两腿之间是他的阴茎,撅起的臀部使我显得更加性感,他不由得赞美起来,撞击我的臀部,我用力撑着身体,迎接着每一次撞击。

  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下面,任由我晃动的乳头,摩擦着他的手心。

  另一只手在我的两腿之间,找寻着我的阴蒂。

  他有点粗暴的捏着我的乳房,让我感觉到痛,或者说是刺激。他拍打我的臀部,用力的,一下一下的。

  屈辱觉一下涌了上来,我呻吟着说不要,但是他却加快了频率,加大了力量。
  没有窗户的浴室,是漆黑的,封闭的。我看不见任何东西,时间和空间好像消失了一样,空气是稀薄的,我只能闻到他的汗味,以及体液的味道,周围是寂静的,只有我们身体的撞击声。

  在这个密闭空间里面,我不再压抑我的呻吟,合着我们身体撞击声,如泣如诉。」

           ***  ***  ***

  那天夜里我们从九点多折腾到三点多,在以后的一年里,我们断断续续的见过很多次。

  我迷恋和她做爱,她从不主动,但是每次都能让我没法离开。我也喜欢和她聊天的感觉,随意的说着工作,生活,朋友,时间的流淌与生命的永驻。

  我想我是彻底的爱上她了,肉体上与心理上。我爱她一颦一笑,我爱她的举手投足。

  直到最后一次见面,她说:我不要再见你了,每次见完你,我都是后悔见你。我想她是对了,在错误时间的遇到,的确也是后悔的。

  (完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